一朵小野菊

百合控

【肖根】The L Company3.0

蓝爵:

这章有重要人物出场!!!



正文


最近公司里又传来一则震撼的消息,董事长蓝瑟先生把所有股份传给了刚成年不久的女儿。也就是说,现在整个L公司都掌握在一个女孩手里。

“听说是和夫人去环球旅行哎!”

“哇!感觉好浪漫!很多有钱人都只顾拼命赚钱,很少有人这么享受生活!”

享受个屁!蓝爵在电梯里听到员工在议论纷纷,抱着半个人那么大的姆明公仔挡住脸翻了个白眼。死老头子,还当起了甩手掌柜。怪不得之前问我觉得哪个人比较合适当CEO,从来都没接触过公司的事我鬼知道啊?随便指了两个看上去颜值高的呗。没想到才过了一个星期就让我接手,卧槽怎么不早说。“CEO都是你自己选的,我很放心你来接手公司”一想到昨晚老爹跟自己讲话那副语重心长其实不经意间算计自己的样子,就让人窝火。

更让人气愤的是,他居然不告诉自己有直达电梯,害得我要大摇大摆地从大门进去还被保安拦住了死活不相信我是董事长,最后还不是抱着姆明卖萌告诉他其实自己是送快递的。想想就让人生气。蓝爵看了一眼电梯,居然没有三十二楼。所以这种普通的员工电梯不能去到顶层,最高只能去到三十楼。也就是说自己还要爬楼梯爬两层楼。还要抱着姆明!唉!

蓝爵刚上了三十一楼,就迎面看见了Martine,“喂,你是什么人?这里是CEO的办公室,闲杂人等不得进入”一头金发,嚣张。

“你不是CEO吧?”她冷冷地看向Martine,不想和她计较。

“我是Hanna总裁的助理,你以为CEO谁都可以见的吗?嗯?”

蓝爵觉得她说话十分让人讨厌,尤其是最后一个“嗯?”让她想起了小学时期最讨厌的英语老师。不过她倒是松了口气,就说当初自己选的CEO哪有这么丑。

“叫你的boss和另外一个CEO十分钟后上来见我”蓝爵用两根手指夹出董事长的卡往大门一刷,通向三十二楼的楼梯缓缓上升。她一只手插着裤袋一只手搂着公仔地走了上去,留下一脸目瞪口呆的Martine。

十分钟后,Hanna和Shaw并排站在蓝爵面前。“坐吧”她点头示意她们两个坐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于是她们开始了一系列有关于公司的谈话,Hanna很细致地和她谈了各种事项。她满意地点了点头,觉得自己没有选错人,Hanna挺不错的。至于另外一个,没有讲过几句话。难道是个哑巴?

“Shaw?”蓝爵试探性地叫了一下她的名字。

“什么?”Shaw面无表情地回了一句。

什么嘛!原来不是哑巴!吓死人了!要是这么帅的脸是个哑巴多可惜啊!“你为什么不说话?”

“没什么”

“…Hanna,你先下去吧,我和她单独谈谈”蓝爵向她示意了一下,她先行告退了。

“Shaw,你知道我为什么选你当CEO吗?”蓝爵突然变得语重心长,感觉要讲出和她年龄不符合的话。

“不知道”Shaw认为这是所有boss的套路,来来去去不就是那些话,她才懒得理。

“你不问为什么?那我怎么接话啊?”她越发觉得Shaw是个特别的人,应该用特别的方式对待。

“为什么?”

“嗯嗯!”蓝爵满意地点点头,“因为颜值高啊!”虽然这是事实,但她觉得不和别人讲,比如Hanna肯定就不会讲。她倒想看看这个面瘫的反应。

Shaw倒是愣住了一下,不过表情倒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哦”她点了点头。

“你没什么想说的吗?”哦?居然就说了句哦?有这么跟boss讲话的吗?

“没有”她回答得很干脆。算你厉害。

“Shaw,你听我说,我选你当CEO,我就要对你负责,不能看着你把所有人都得罪一遍,你懂吗?而你现在这个样子,离我最担心的设想就差一步了。你要适当的做出改变好吗?不然我会很难做的”蓝爵叹了口气,真诚地看着Shaw。

Shaw点了点头,选她这样不会交际的人来当CEO,压力肯定特别大吧?怎么说她也是自己的boss了,给自己发这么多工资,也是应该尊重她的意见。

“为了改变这种状况,首先你要多说两句话。你说话试过一次超过五个字吗?”

Shaw沉思了一会,“不记得。”

“那你现在说一句来听听”

“说什么?”

“随便你说什么都行,超过五个字就行”

“不知道”

妈妈呀,蓝爵简直想抱着姆明大哭一场了。“算了,这个要慢慢来。你和你的助理相处地怎么样?”

“挺好”

“你确定你知道什么是挺好吗?”

“舒服”

“要和别人好好相处,首先从你的助理开始明白吗?朝夕相对的,总不能一天到晚不讲话吧?”

“可以”

“不可以!你必须和她多讲点话!你干嘛这么惜字如金啊?这是命令听见了没有?”蓝爵觉得再和她这么磨磨蹭蹭非得气死自己不可。“从今天开始,你讲话必须一次讲五个字以上,知道没有?不然就扣你工资”她严肃地用笔敲了敲桌子。

“知道了”

蓝爵瞪了她一眼。

“好的。我知道了”

“很好,就这样!先主动和你的助理讲讲话,凡事开头难,等你习惯了以后,就能做出更好的改变了”蓝爵满意地点了点头,她抱起身边的姆明递给Shaw“最后一个任务,帮忙洗了吧,让你的助理和你一起”她向她眨了眨眼。

Shaw接过姆明,一只毛毛软软的小河马,转身离开了。虽然自己也不缺钱,但是一向都不喜欢给别人带来麻烦,既然自己的boss要求作出改变,也不算是什么苛刻的事情,只是有点不习惯罢了,还是好好做吧。

Root在办公室等了好一会儿,都不见Shaw的踪影,不禁有点担心。是不是新boss在为难她?突然门被推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只巨大的公仔白白的屁股。看着Shaw扛起姆明走进办公室,Root忍俊不禁。“这是新boss送给你的吗?”

“不是”Shaw讲完话,马上想起蓝爵刚刚说的话,连忙又加了一句“呃,让我们一起洗”心里数了数,够五个字了,嗯。

“交给我吧,我来就行!”Root伸手想要接过公仔,但Shaw没有放手。“要我们一起”Shaw一脸正经地对她说,想想有点不对劲,又补了句“是蓝董说的”。诶?Root松开了手,这董事长的要求怎么这么奇怪?

于是她们两个并排坐在地上,把大公仔放进浴池里面,开始清洗姆明。Root拿起花洒,打开开关,唰地一声,水猛地喷在公仔上然后又反弹溅了Shaw一脸。Root吓得赶紧关掉开关,看见一滴滴水珠沿着Shaw的龙须滴落下来,满脸都是水迹。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Root赶紧放下手上的东西,伸手去擦Shaw的脸。她一只手托着她的下巴,另一只手轻轻抹掉她脸上的水痕。她觉得Shaw的脸摸上去凉凉的,顺着她脸颊的曲线,摸到硬硬的骨头。

Shaw的脸被迫抬了起来,和Root平视,她第一次近距离地看这张脸,纤长的睫毛微翘着,眼神很专注,还带有点紧张,挺拔的鼻子细微地起伏呼吸,嘴唇是樱桃色的。她的手很温暖……Shaw突然反应了过来,马上抓住她的手把它拉开。Shaw有点震惊,她刚刚居然允许她摸了她的脸,还不止一下,怎么回事,自己是吸毒了吗?她刚想开口问“你为什么不用纸巾?”转念一下,不对,这样的话不就是让她擦的意思吗?应该是她拿纸巾给自己擦才对。唉,这蠢女人,和她待久了自己都变蠢了。Shaw还是决定保持沉默,一声不吭地拿起花洒轻轻地喷洒公仔。

Root看到Shaw的眉头皱了一秒,表情好严肃,以为她生气了,不敢出声,默默地挤过洗衣液抹到河马仔萌萌的头上。她心跳很快,她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她以前不是这样的,但是上一次Hanna用手直接抹掉她脸上的污迹,让她感到很温暖,所以才…也是,Shaw怎么会和Hanna一样呢?

Root双手很认真地搓着姆明公仔,Shaw一只手胡乱地抓着,另一只手拿着花洒洒着水。她们的手是不是地会碰在一起,Root每次都会颤抖一下,但是看Shaw没有缩开,自己也不好反应这么大,所以就一直有意无意地蹭着。Shaw的手也很冰凉,和她的脸一样,难道她整个人都说这么冰冷的吗?Root心中萌生出一种想抱着她把她捂热的想法。Shaw感受到了手背上的温暖,和冬天的毛绒手套不同,和火锅冒出的热气也不同,感觉不是外表的温热,而是能够通过血管流到心里的温暖。

公仔其实很干净,不知道有什么可洗的。但它又很大,一旦开始了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Shaw觉得蓝董的用意不在于洗公仔,去哪里不能洗非要CEO来干这种事?她想起来她的话,主动和助理说说话。

“你的手很漂亮。”Shaw用花洒喷她的手的时候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零分。Shaw立马自我否定了自己。这种鬼话让人怎么答…唉,Shaw觉得出师不利啊。

“诶?谢谢?”Root被这突如其来的赞美搞糊涂了,boss想表达什么呢?一般来说,赞美什么东西好看不是都要给对方看的吗?比如说赞美你新买的手机壳很漂亮,你就会递过去给看对方啊。于是Root把手递到她的面前。

Shaw不知道Root为什么把手递给她,是想让她用花洒淋掉手上的泡泡吗?Shaw于是接过她的手,把她的手拉到浴池那里,用花洒轻轻冲洗。于是Root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Shaw牵着手,她的脸爬上一丝绯红,感觉握着她的手非常有力量。Shaw没有留意Root手中的温度正在慢慢上升,认真地帮她清洗手上的泡泡。浴室里迷一样的气氛。

“你很怕我吗?”Shaw其实想问很久了,她总觉得,Root对她有一种敬畏的疏远感,做什么事都战战兢兢。她蠢也不是一两次了,我也没干过什么啊?

“呃…不是啊”Root的眼神有点瑟缩,她差点就想承认了,她确实是有点害怕的,因为之前听Hanna说起Shaw和Martine的事情,所以…虽然Root觉得Shaw看上去也不像是那么粗鲁的人,但是她又那么冰冷,让人不敢靠近。

“你抬头看着我说”Shaw还握着她的手,手里不自觉地加大力度。Root感到手里传来一丝疼痛,对上了Shaw深邃的眼眸,带着一丝莫名的情绪,和第一次见面相比好像多了丝温度。这是Root第一次直视Shaw的眼睛,她的心跳飙速,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其他什么。

Shaw感觉到了Root的手有点颤抖,难道真的这么怕她吗?她心里有点愤怒,又有点心塞,扭成一团让她反胃,她从来没有试过这么难受的感觉,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那么一点难过。难道她不是早就知道全世界的人都是这么看她的吗?难道不是早就习惯了吗?她对自己心里产生的波动是猝不及防的。

Root看到了她的眼里闪过一瞬间的失望,她心头一紧,用拇指轻轻摩挲着她的手背,“我不怕”她看着她的眼睛轻声地说。

Shaw没有说话,她温柔的眼神给了她一点暖意,紧张的心一下子放松了,暖暖痒痒的。她缩回自己的手,站了起来,用手按了一下她毛茸茸的头顶,“不要怕”她的声音很轻很轻,几乎是气声,带着点无奈的乞求。她转过身离开,只留下淡淡的一句话。

“我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


——————————————分割线
耶!我是董事长!

哎呀好羞耻啊
为面瘫锤宝宝操碎了心的我决定亲自出来助攻

(等不到Martine助攻只能亲自上的我啊!!)

以后请叫我蓝董

还有我感觉快要开始虐了!!提前预警一下?


评论

热度(94)

  1. 羽咲绫乃蓝爵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朵小野菊蓝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