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小野菊

百合控

2.我叉叉圈圈了我舍友之肖根版

嗜糖者:

注定是个玩脱的系列


忠犬傲娇锤x风情怂包根


特工系系草和单身程序猿 




     


  停到哪里是哪里的没有剧情的电梯间:


                1.我叉叉圈圈了我舍友


                2.我叉叉圈圈了我舍友


                 3.我叉叉圈圈了我舍友


                4.我叉叉圈圈了我舍友


                5.我叉叉圈圈了我舍友


                6.我叉叉圈圈了我舍友


                7.我叉叉圈圈了我舍友




Root 是先被一股诱(和谐)人的香味熏醒的。


她下意识摸了摸旁边,粉红色的小床的另一边已经冷了好久。


她嘟喃地撩开覆在身上掖得严严实实的被子,在迅速感受到空气冰冷的温度后,她把扔在一旁的Shaw 的衬衫随意穿在身上,因为昨晚过于粗(和谐)鲁的解开,只留下可怜的胸前的纽扣摇摇欲坠。


Root 懒懒地扣上那仅剩的纽扣,随性地把头发捋到肩膀的一边。赤着脚,她轻轻踏在绒毛地毯上,奔向香味缭绕的地方。


“Hey,Sameen。”Root 倚在厨房门口,摆出一个性(和谐)感的姿势,漫不经心撩(和谐)拨着头发,软软地叫着厨房认真的背影。


相比起她处理中的牛扒,显然她本人更为可口。Shaw 身穿一件黑色的背心,捣鼓着的手臂上的线条若隐若现,因为汗液浸透的脖子泛着光,而随意扎起的头发的行为就像是特地引(和谐)诱别人过来咬一口一样。


可是Shaw 正在做最后一步摆盘,还细心地加上香菜点缀在旁边,她扭开酱汁的盖子,用手指轻轻戳了一点放在嘴里尝味道,若有所思的认真的样子真的性(和谐)感到炸裂。


Root 笑着咬了咬唇,走到Shaw 的背后,用纤长的手箍住了Shaw 紧实贴身的腹肌,因为身高差的问题她低下头轻啄着Shaw 的耳垂,随着汗液滑到脖子那里,嗯,咸咸的,Shaw 的味道。


Shaw 似乎并没有在意Root 偷偷伸向自己下体的手,她把酱汁瓶子放下,拿起一把刀叉,精准地切割成一小块,然后用叉子叉给身后的人儿。


“我更想吃你多一点。”Root 在用舌头挑(和谐)逗完Shaw 的耳朵后,喑哑地降了八度耳语道。


Shaw 挑了挑眉,她把那块牛扒放在嘴里,但是并没有马上咀嚼吞下去,而是放下刀叉,掰开Root 不怀好意的手,转了个身,拥着正对自己的Root 。


“你好坏……”Root 笑着想亲吻Shaw ,Shaw 却一直不让她得逞,而是向后弓着腰,慢慢引(和谐)诱着Root 向她垂腰抢食。Root 伏下身子用舌头舔着,却怎么也碰不到Shaw 的嘴。


感觉到自己弓着腰到一定程度了,Shaw 猛地弹起来,抓住Root 的下巴就向她吐出嘴里的牛扒。


“唔……呵呵呵……”Root 嗔笑着享受着Shaw 舌头推来的食物,在嚼了几口迅速吞下后,马上把嘴重新覆上Shaw 沾上酱汁的嘴唇。她的腿悄悄抬起来蹭着Shaw的身体,而Shaw 也立即把她抬起来让她夹(和谐)紧自己的腰。


缠(和谐)绵了几分钟后,Root 突然主动放弃这次Kitchen Morning Se X,拔出自己的舌头,紧张地望着Shaw 说道:


“Sweetie ,我有件事想告诉你。”


“什么。”Shaw 好不容易被撩起来怎么可能会停,她把嘴重新缠上Root 的脖子,手还不安分地掐了掐Root 紧实有弹性的屁(和谐)股。


“呃,就是,今晚有个舞会,你可以来吗?”Root 满脸通红,尽量往后缩了缩不让Shaw 给自己种草莓。


“什么?”Shaw 停下了动作,松开了本来还夹(和谐)紧她腰部的大腿,难以置信地望着Root ,表情就像是你tm在逗我吗。


“好嘛好嘛,我们一起那么久了我朋友还没见过你,你就满足下我的虚荣心吧……”Root 咬着手指,晃了晃身体,特意露出半边肩膀说道。


可是Shaw 并不买账。她可不喜欢秀恩爱,有空吃吃牛扒高兴就啪啪啪,为什么非要晒给别人自己有多幸福,简直是吃饱了没事做。何况她最讨厌夜(和谐)生活,她都想不通为什么Root 那么爱去。


“Sweetie ,答应我嘛……最多今晚你在上面3次,好吗?”Root 举出三根手指,认真地说道。


“五次。”Shaw 面不改色地转身切牛扒。


“那不就是一整夜都是你在上?”Root 退后一步,用衬衫紧紧遮紧自己忿忿地嚷道。


“我没说只有五次啊。”Shaw 望着Root ,故意用力咬着牛扒。


“你还有三次在上面。”


Root 深深吸了一口气,看来这次代价挺大的,8次不把她日到上天了。



--------------分割线--------------



“来来来,看我们特工系系草老婆,计算机系的骄傲,我们的小Root Root !”Zoe 推了推着羞(和谐)红了脸的Root ,在大家一片欢呼下闪亮登场。


“行啊,Root ,平时看你不修边幅像个苦大仇深的程序猿,现在装扮起来还挺像回事嘛!”Carter 向她挤了挤眼睛。


Root 身穿一件宝蓝色裙子,脚踩一双高跟鞋,把棕色的秀发披散下来,还化了妆,把本身底子不错的Root 推上了颜值巅峰。


“哎呀,大家瞎说什么大实话啦,人家只是随便装扮一下啦。”Root 捂着笑裂的嘴咯咯地笑着,还打趣地向坐在沙发上抱着手臂的生气的Finch 眨了眨眼睛,因为他家那个柔情铁汉正盯着她连眼睛都一动不动。


“对了,言归正传,今晚主角呢?”Zoe 望了望周围,刚刚她带着Root 去化妆,Shaw 要去集训得晚点到,可是现在都八点了怎么还不见踪影。


突然,原本喧闹的舞池安静了一小会。Root 等人转头望去门口,哎呀可算来了,Shaw终于出现了。


Shaw 出现不要紧,关键是这登场也太……


她踩着军靴在安静的舞池掷地有声。迷彩裤上的皮带松松垮垮地系着一把手枪,黑背心还因为Shaw 的饱满的罩(和谐)杯撑出轮廓来,而且下面还勾勒出腹肌的形状。裸(和谐)露的手臂线条因为来不及擦干的汗水在五颜六色的灯光下反射出迷人的色彩,而五官精致冷峻的Shaw 让一大班在场的迷弟迷妹们彻底看呆。Reese 正在瞪大眼睛张望着的时候,却给已经在旁边恨得咬牙切齿的Finch 揪着耳朵扯走了。


哎呀不行不行,吃大亏了,自己家的美好的肉体怎么可以这么招摇过市。Root 赶紧冲过去拉住了Shaw ,脸红红地扯到她们一桌。


“我给你准备的小黑裙呢?!”Root 低低地骂道,好像刚刚性(和谐)感登场的不是Shaw 而是裸(和谐)奔的自己一样。


Shaw 无辜地擦了擦汗,“我才刚集训完,衣服来不及换,而且我又不喜欢穿你准备的,不就是见个面而已,我这不就来了吗。”


Root 忍住了发脾气,尽量忽略了周围想活吞了自己的迷弟迷妹,深吸一口气。


“Fine,回去再和你算账。”Root 假笑着箍住了Shaw 的手臂。“大家好,这是我的女朋友Shaw ,传说的特工系系草哦,以后请多多指教!……Shaw,你在做什么?”


Root 在介绍完Shaw 后低低地和Shaw 说话。妈蛋,这个Shaw 死(和谐)色(和谐)鬼,这可是公众场合啊,还偷偷抓了一把自己的屁(和谐)股,要不要脸。


可是Shaw 却面不改色地点点头,一点都不在意她刚刚的行为。相反,她还放肆地撩起Root 的裙子,在暗黑到几乎看不到的角落伸了进去。


突然Shaw 脸色一变,她僵硬着转头望着Root ,呲着嘴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在Root 的耳边说道:


“你他妈怎么没穿内(和谐)裤?!”


Root 红着脸在刚好舞池换灯光的时候很好地掩饰了。可是她还是低着头嘟喃道:


“Zoe 说这条裙子太贴身,我又没有无痕内(和谐)裤,所以……”


突然Shaw 紧紧地抱住Root ,尤其是裙摆那里用双手捂得严严实实。


“给我回去穿上内(和谐)裤再出来!”


“舞会快开始了还穿什么内(和谐)裤?”


“我不管!除了我谁也别想看你没穿内(和谐)裤的样子!”


Shaw 气冲冲地抓着Root ,匆匆丢下了一脸懵逼还不知情的各位去了一趟洗手间。



---------------分割线--------------



Root 别扭地走回了他们那桌,手一直不断扯着自己的裙摆。


“Root ,怎么去了半个小时也没出来啊,干嘛去了……”Zoe 嗔怪着把Root 按在沙发上坐着,却突然看到Root 的裙摆边隐隐约约露出一条蕾(和谐)丝边。


“这不是……上次我陪你去逛街帮Shaw 买的情(和谐)趣四角内(和谐)裤吗,你怎么……等等,你刚刚条内(和谐)裤不是扔了吗?”


看着涨红的悲壮的Root 的脸,Zoe 秒懂。然后她看了看刚好出来的Shaw ,也不自在地扯了扯自己的迷彩裤。


嗯……这个……该说什么好。Zoe 扶了扶额,这恩爱秀得太猝不及防,她想静静。


突然,舞池出现了两个不速之客,迅速吸引了不少迷弟迷妹的眼球。


哦,这不是Root 之前暗恋过很久的法学系的系草Lambert 吗,还有艺术系的系花Martine,他们金童玉女在德西玛学院是出了名的。


Zoe 回头望了望Root ,表情果然是意料之中的惊慌。


“喂!你在躲什么?”Zoe 抓住了意图逃跑的Root 。那个怂逼,暗恋别人两年不敢说,到终于鼓足勇气去告白,才发现给那个艺术系系花抢走了不止,还当场狠狠羞(和谐)辱了Root 。


Root 像是有了后遗症那样,碰见他们就知道掉头跑,可见心理阴影有多大,本来程序猿就够悲催了,不是她们那班朋友安慰她早就嫁给代码了。


Shaw 感到很奇怪,在读懂了Root 的表情和周围奇怪的氛围后,加上Zoe 不断暗示自己还有唇语后,马上霸气地抱着拼命想躲起来的Root ,生拉硬拽到Lambert 和Martine 面前。


“你好,我是Root 的男!朋!友!,我叫Shaw 。”Shaw 大气地伸出手,直勾勾地盯着Lambert 。


“哎呦,这不是保安系系草Shaw 吗,久仰久仰。”Martine 抢着握住Shaw 的手,假笑着却满嘴的讽刺。


Shaw 立马松开了手。她对那个系花一点兴趣都没有,虽然是胸挺大的手感应该很好,但是看着Lambert 一脸弱(和谐)鸡的性(和谐)无能面相,还不知道那两坨小兔子是谁带大的。


“Root 啊,看来你在我耐心劝解之后果然看开很多啊,我很欣赏她,是个好的男~朋~友~啊!”Lambert 贫起嘴来真的是不输旁边的小裱砸马婷婷啊,果然是裱子配狗天长地久的典范。


Shaw 瞪了几眼他们那对狗男女之后,打算把身后一直躲闪的Root 推到前面。真是的,平时在床上叱咤风云耀武扬威的样子,现在对着所谓的旧爱躲躲闪闪支支吾吾一脸怂爆的样子。真的是家门不幸,白养那个吃那么多牛扒的女人了。


“我说,Root 当年要是早点表白,或许那天可不是我去教训她了,是她来教训我了,对吧?”Martine 笑吟吟地围着Lambert 的手臂,一脸风淡云轻。


“你……当时怎么教训她?”Shaw 停止了把Root 推上前的举动,而是把她牢牢靠到自己背后。


“也就一巴掌而已吧,谁叫她不识相,还写了两年的情书用一个大箱子送给Lambert ,真是计算机系的女生都不是正常人,你见过谁用代码写情书吗,哈哈哈哈哈……”


Root 在背后看不见Shaw 的眼神。她感到非常绝望。本来以为开始新一段感情会彻底忘掉Lambert 这个人(和谐)渣,可是现在好不容易有Shaw ,她却碰到了那么难堪的时刻。


但是Shaw 并不是怂的人。绝对不是。


你TM 的敢扇我老婆?!还敢提起来嘚瑟?你们算哪根葱,敢碰我的人?


Shaw 几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一个漂亮的右勾拳把Martine 的鼻子成功打歪。然后在Lambert 还没反应过来时,她一个过肩摔把Lambert 砸到堆满玻璃杯的台上,一阵哐当和人们的惊呼,Shaw 帅气地拍了拍手,扯了扯弄皱的背心,转身彬彬有礼地颔首并且伸出一只手向在一边懵逼的Root 说道:


“我的Root 公主,可以允许我和你共舞一支吗?”


在亲吻了颤颤巍巍伸手过来的Root 的手后,Shaw 簇拥着Root ,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这支舞叫做——Hit and Run。”


Root 一愣,被Shaw 一把抱起,冲出了舞厅。身后紧跟来的保安在叫嚷着,却一点也追不上特工系出身的Shaw 。


众人目瞪口呆看着那一幕。


“好帅啊~那么霸道总裁好想给她生猴子……”Finch 闪着眼睛鼓着拳头说道。


“你给我回家!”这次是轮到Reese 黑着脸揪着Finch 的耳朵扯走了。







------------分割线------------



好嗨森!简直不能太爽!昨晚老福特没有过来吃宵夜,今天顺利过百赞!特地再写出后续故事,人设不能浪费,给你们一个霸道总裁的Shaw 加上无敌怂逼Root !大家记得点赞评论!

评论

热度(157)

  1. 一朵小野菊嗜糖者 转载了此文字